西市资讯  >  财经  >  正文

油价暴跌的真相!这是一场“三国杀”……

时间:2020-03-12 10:35:07 来源:网络 作者:匿名 阅读:79次

标签: 原标题:油价暴跌的真相!这是一场“三国杀”……来源:瞭望智库沙特前石油大臣阿里·纳伊米(Alial-Naimi)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只有真主安拉才能决定油价”。他的这句话可能只对了一半,因为国际

  原标题:油价暴跌的真相!这是一场“三国杀”……

  来源:瞭望智库

  沙特前石油大臣阿里·纳伊米(Ali al-Naimi)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只有真主安拉才能决定油价”。他的这句话可能只对了一半,因为国际油价涨到何种价位确实不是任何一方能够决定的,但在决定油价跌到什么水平方面,沙特显然还是很有话语权的。

  以沙特为首的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上周四(3月5日)提议,与俄罗斯等盟国联合额外减产原油150万桶/日,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对市场的打击。但俄罗斯拒绝了这一提议,仅同意将原定于3月底到期的现有减产协议延长。

  为了表示不满,OPEC拒绝延长现有协议。为报复俄罗斯,沙特还在上周末突然宣布将大幅提高原油产量,并降低销往欧洲、远东和美国等地的原油价格。这标志着持续三年的“OPEC+”减产协议已宣告结束。

  本周一(3月9日),国际油价应声暴跌逾20%,美国西德克萨斯轻质原油(WTI)盘中跌超33%,创下1991年以来最大日跌幅。受此影响,再叠加疫情冲击,当天全球主要国家股市也惨遭血洗,美国标普500指数盘中一度触发熔断机制。

  本周二(3月10日),沙特再次放出狠话,准备在4月增产原油25%至1230万桶/日,俄罗斯方面虽然表面上毫不示弱,表示有能力将产能提高50万桶/日,但该国能源部长也暗示俄或许会回到谈判桌前和OPEC商讨措施。

  这一消息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市场对原油产能过剩的担忧,国际油价出现反弹。截至3月10日收盘,美国西德克萨斯轻质原油(WTI)主力合约涨10.4%,报34.36美元/桶;布伦特原油主力合约涨8.3%,报37.22美元/桶。

  说到底,沙特、俄罗斯都无力承担国际油价进一步下跌带来的直接损失。同样,进入“大选年”的美国也不会对国际油价暴跌无动于衷。

  文丨阿拉曼

  1

  减产不成,沙特掀起原油“价格战”

  备受瞩目的OPEC+产油国会议不欢而散。虽然会前,俄罗斯能源部长亚历山大·诺瓦克(Alexander Novak)与OPEC秘书长穆罕默德·巴尔金多(Mohammed Barkindo)还喜笑颜开地用网上流行的“碰脚礼”代替握手,但在会场上这种和谐气氛烟消云散。

  俄罗斯强硬反对由沙特提出的进一步减产方案,最终与会各方没有达成任何新的石油减产协议,会议声明也未提及减产问题,仅写上了“众多产油国将继续为稳定原油市场进行磋商,OPEC+产油国的部长级官员们将继续合作”。

  会后,沙特“报复式”地宣布将在当前减产方案于3月底到期后,大幅上调本国原油产量至1000万桶/天,同时降低售往欧洲、远东和美国等市场的原油价格,折扣幅度创逾20年来最大,以吸引国外炼油厂购买沙特原油。沙特还私下告知市场参与者,如有需要还可增加产量到1200万桶/日的创纪录水平。

  和俄罗斯谈判破裂之后做出此举,沙特无疑在国际原油市场上掀起了一场堪称史无前例的“价格战”。受此影响,国际油价继上周五(3月6日)大幅下跌10%后,本周一大幅跳空低开。布伦特原油期货和WTI均下跌25%至2016年2月以来的最低水平,并创下自1991年1月17日海湾战争爆发以来油价的最大单日跌幅。但这似乎并不是本轮油价史诗级暴跌的终点,为数不少的行业分析人士认为,国际油价很有可能跌入20-30美元/桶区间。

  好在此次油价暴跌并引发全球股市震荡后,有消息称,全球主要国家政府和央行将协调刺激措施,主要产油国之间或有可能达成和解,美国油气行业可能减产,这些在一定程度上暂时平息了弥漫在国际石油市场和金融市场的恐慌情绪,周二(3月10日)油价实现一定程度的反弹。

  当然,这种上涨很可能只是暂时的,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经济的消极影响仍在不断扩大,石油需求同步疲软的态势并不会得到根本性扭转,油价上涨缺乏必要的支撑。

  2

  俄罗斯:不能将市场拱手让给美国页岩油

  俄罗斯为何不再配合沙特的减产提议?一种说法认为,克里姆林宫方面是为了惩罚美国政府对“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的破坏。

  该项目是俄罗斯极为看重的能源战略项目,完工后每年可从西伯利亚油田直接向德国输送天然气550亿立方米。而美国方面担忧该项目将有利于增强俄罗斯在欧洲的影响力,一直利用各种手段对其予以干扰阻挠。2019年12月,美国财政部宣布将对“北溪-2”项目实施制裁,这让俄罗斯忍无可忍。为此,宁愿牺牲掉与OPEC的协调行动,也要借此对美国页岩油气行业予以打击。 

  但如果从俄罗斯国家石油公司(Rosneft)发言人米哈伊尔·列昂季耶夫(Mikhail Leontyev)在上周OPEC+产油国会议后发表的声明来看,似乎莫斯科方面更为关注的是原油市场份额——

  “从俄罗斯的利益角度来看,(进一步减产)这笔交易简直毫无意义。我们正在放弃自己的市场份额,撤出更多廉价的阿拉伯和俄罗斯原油,将市场空间拱手相让给更为昂贵的美国页岩油,并帮助他们保证生产效率。当然,在目前的市场条件下,(我们)与合作伙伴达成某种协议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但问题在于他们提出的建议并不像是伙伴所为。因为我们的份额正在被竞争对手的份额所取代,‘进一步减产’是一种受虐狂的表现”。

  由此可见,俄罗斯此次杯葛沙特提出的进一步减产方案并非是要主动迫使油价下跌进而“惩罚”美国页岩油气行业,却更像是一种自保,免于自己的市场份额被竞争对手所蚕食。在他们眼中,沙特提出进一步削减产量的提议只会使美国人受益,如果配合沙特减产,配合OPEC设法将油价维持在较高价位,那么使用水力压裂技术的美国页岩油气生产商将会抢夺俄罗斯石油公司在欧洲市场的份额,而这是后者极为看重的“自留地”。 

  3

  沙特:减产、增产,都为增加石油出口收入

  那么,沙特为何执意减产?又为何突然掉头做出“血洗”国际石油市场的增产决定?

  从全球石油产量来看,俄罗斯贡献率约为12%,沙特则为11%,二者不相上下。从出口量来看,俄罗斯日均出口原油约500万桶,沙特因为国内人口数量远少于俄罗斯,对本国所产原油的消耗较相对更少,因此2019年的日均出口量可达到700万桶的水平。但去年9月发生的阿布盖格石油设施遇袭事件,导致沙特日均出口量减少了约150万桶,这就与俄罗斯基本相当。再加上新冠疫情导致全球经济低迷、国际油价不振,这对于国家财政严重依赖石油出口收入的沙特而言,形成了巨大压力。这种压力不仅仅体现在经济方面,甚至已经传导到了该国的政治层面。

  近期,沙特国王萨勒曼亲自下令以“叛国罪”逮捕数名王室高级成员似乎也与该国经济表现欠佳有关。萨勒曼国王打破王位传承惯例扶持亲生儿子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上位,后者试图推行名为“2030愿景”的改革方案重振沙特经济以树立威信。但在国际石油市场疲弱表现的牵连下,整个改革计划举步维艰,沙特国内不同阶层均出现了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的非议声音,王室内本就反对其成为王储的势力蠢蠢欲动。因此,沙特高层无论从经济还是政治方面考量,都需要努力增加石油出口收入,以稳定其国内形势。而通过减产试图推高油价,是其在历史上的惯用手法,也是该国的优先选项。

  但在3月6日谈判破裂引发国际油价恐慌性下跌后,沙特的立场迅即“180度”大转弯,决定“开闸”放油,通过增产降价的方式,“以量取胜”争取获得更高的石油出口收入。当然,考虑到阿布盖格石油设施遭破坏对其出口能力的影响,沙特能否如愿将出口量上提至700万桶/天的水平尚有疑问,但先于俄罗斯作出这种姿态,无疑有利于吸引更多卖家优先与沙特签署长期购油协议,抢占市场份额。

  4

  15年“大限”在前,低油价又如何

  除了市场份额的考虑外,外界对于油气行业长期前景不看好似乎也是沙特改变策略的考量之一。主流观点认为,随着清洁能源、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全球石油需求将在未来10-15年内达到顶峰并逐步萎缩。

  对于沙特和俄罗斯而言,油气行业均是经济支柱产业,是推动各自经济发展的最主要驱动力。油气行业对沙特GDP的贡献超过50%,对俄罗斯GDP的贡献约为1/3。因此,对于这两个国家而言,他们必须在15年后的“大限”到来之前,尽可能多地将油气资源转化为实际收入。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何在他们眼中市场份额远比每桶原油利润更为重要,因为后者无论如何都会在长期呈现一种螺旋式下降的趋势。

  简单举一个例子,如果你手上有1万件商品,每件商品的成本是1块钱,此前一直能够以10块钱的价格出售该商品。忽然之间,你了解到这种商品在15年后将一文不值,而这时又有一位竞争者来了,他宣布以8块钱/件的价格出售同一种商品,但他们的成本是6块钱/件。那么,你应该作出怎样的选择才是最合理的呢?无疑是以5块钱的价格出售,并在这种商品彻底失去价值前尽快出售一空。

  当然,这种逻辑上的合理做法对于自身的收益肯定是有负面影响的,但沙特、俄罗斯两国都对外暗示有能力扛住这一波低油价的影响,莫斯科方面更是放话可提高产量并应对6-10年的低油价。然而,有能力并不意味着必然要承受低油价所产生的代价。事实上,沙特虽然石油生产成本极低,仅不足3美元/桶,但为了维持国家经济的正常运转,附加在油价上的其他成本却相当高昂,维持财政平衡的价位大概在87美元/桶上下。该国和其他中东地区产油国一样,如今在财政上都不如以往宽裕,俄罗斯也同样需要现金,而美国页岩油气行业的盈亏平衡点须保持在50美元/桶左右的价位。

  国际原油市场一直处于典型的“囚徒困境”,任何一方不理智的行为都可能导致所有人利益受损。沙特、俄罗斯此次的博弈,虽然还未到“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地步,但两国的做法均对全球主要石油生产国产生了较大负面影响,特别是对于维持财政平衡价位更高的非洲产油国,和财政状况本就岌岌可危的阿曼、巴林等阿拉伯产油国。

  5

  危机传导至华尔街,2008年一幕会否重演?

  受损的不仅是石油生产国政府,一些传统国际石油巨头公司也在这波油价暴跌过程中损失惨重。英国石油(BP)周一股价下跌近20%,荷兰皇家壳牌(Shell)下跌18%,规模相对较小的独立生产商 ,如专注北海石油生产的Premier Oil公司股价跌幅超过53%,甚至有可能在今年年内出现债务违约的风险。美国的页岩油气生产商更是“哀鸿遍野”,周一表现最好的Pioneer Natural Resources和EOG公司,股价跌幅也双双超过了30%。本就负债累累的Occidental Petroleum公司股价跌幅超过40%,其市值较其去年举债斥资400亿美元收购竞争对手阿纳达科(Anadarko)时已减少近250亿美元至略高于150亿美元。

  今年2月,美国原油日产量达到创记录的1310万桶水平,几乎是2010年产量的2倍,这无疑得益于始自当年的页岩油气繁荣发展。但如果国际油价持续下跌或维持在如今的低位,那么这种通过水力压裂技术开采页岩油气的做法将无利可图,这种影响并将逐步传导至美国国内的油田服务业,甚至是金融行业。 

  CNBC的评论员布莱恩·萨利文(Brian Sullivan)表示,美国石油行业债务问题十分突出,他们以手上掌握的石油资源量向银行质押借钱,质押时参考的油价大多在60美元/桶的价位上。现如今,随着国际油价这次大幅暴跌,与能源有关的债务问题或将很快浮出水面。他指出,最流行的高收益债券ETF中的HYG和JNK两种垃圾债券,与能源有关的已经占到了11%,几乎所有大型金融机构都与其有关。这番话或许暗示我们,与此次油价暴跌相关的更大风险或许在于,2008年的那一幕可能重演,只不过华尔街出售的不再是房地产业的垃圾债券,而是石油行业的垃圾债券。

  沙特、俄罗斯都无力承担国际油价进一步下跌带来的直接损失,也不会容忍危机传导至华尔街后给他们主权投资造成的间接伤害。同样,进入“大选年”的美国也不会对国际油价暴跌无动于衷。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发文,称油价下跌有利于作为消费者的美国民众,但如果油价下跌对该国油气、金融等行业的负面影响传导开来,决心竞选连任的特朗普必将有所动作。而这或是影响到此次沙特、俄罗斯博弈的最大X因素。

  白宫3月9日晚间称,特朗普已经专门致电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讨论国际能源市场形势问题。但与之前每次特朗普打电话或发推特施压后立即采取实际行动相比,沙特人此次似乎不愿给足特朗普面子,仅仅在一天之后就宣布将4月1日以后的产量提升至1230万桶/天,极限产能更是抬到1300万桶/天的史无前例水平。也许,在沙特人看来,选情前景扑朔迷离的特朗普已经有点“跛脚鸭”的感觉了。

责任编辑:祝加贝

标签: 动力,代价,上周五,电话,驱动
进入论坛 字体设置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工作邮箱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Copyright©2006-2014 西市资讯 WWW.XISHINEWS.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29-87935269  85257538 商务:029-87935158